我真的覺得我俄文很差,而且又那麼久沒碰…直到喝下了伏特加……

    從莫斯科到聖彼得堡搭臥鋪火車要八小時車程,所以一般人都會利用夜間搭乘。一間臥鋪包廂可容納四個人,因為我們一行三人所以必定要跟陌生人一起。莫斯科往聖彼得堡那趟跟一個年輕姊姊一起,感覺常在搭車,動作很俐落,車子開動後沒多久她已經鋪床更衣完畢迅速上床睡覺,於是,我們幾乎也是快快入眠到天亮抵達。

    去程的車是23點59發車,時間正好眠,包廂又小也沒什麼東西睡覺剛好。回程車票貴了點,果然就多了一些東西,有小點心餐盒、火腿起司片。回程上車時間早本來想說可以寫寫明信片再睡覺,沒想到,跟個俄國大叔同房…

    大叔一開始就很high,看我們在跟車外的人招手道別他也跟著玩,後來又好心幫我們搬行李,然後就發現他又只會俄文(俄國人幾乎英文都不太行),只好跟他說我只會一點俄文,結果車開動後大叔更high了,我睡下舖跟他對面,他又很想聊天,也只有我會俄文只好硬著頭皮上。接著,大叔開起點心還拿出伏特加來!我沒直接喝過烈酒阿~~但我就愛逞強,第一次喝烈酒竟然跟個陌生人,人家那麼熱情我不好意思拒絕阿…

    於是,越喝越聊大叔越high,上舖兩個又早睡著沒人解救,我竟然就跟大叔這樣對飲伏特加,把酒話桑麻,亂聊聊了三小時…聽說有人愛俄國男人就說"喜歡就嫁給他阿",但俄國男人好不好"50-50" XD 還跟我亂學一堆中文,很認真做筆記,不過還蠻聰明竟然會舉一反三,知道好的意思跟笨蛋,就自己以為好笨蛋是超笨…不過俄國人很會捲舌但發不出'想'那種音,後來也糾正我俄文發音很久,雖然我聽不出哪裡不同,而且一直想教會我打舌音,最後還跟我說一堆slang,但我不認真沒做筆記下車就忘記了…大叔其實好像是烏克蘭還是賽普勒斯人(聽不懂他解釋),還教我那兩個語言的一些字,但我一樣忘記了…整個就是莫名奇妙酒喝下去俄文變超好阿!而且,還好平常有練沒喝醉,喝四五小杯大概有250cc吧…但很清醒…也不知道怎麼聊聊到三小時的,只是沒睡飽…@@"

    大叔是做旅遊業的,去聖彼得堡參展結束所以很high,才會身上有伏特加,還說本來很累很想睡,參展完有空反而睡不著了(害我也沒得睡…),他也覺得聖彼得堡很漂亮,莫斯科不漂亮,莫斯科是工作用的不適合居住!大叔最後給了我四顆巧克力,說因為他公司職員都是女的,女人需要取悅…可惜忘記跟大叔照張相,真是個奇遇…

    而且,每次這種類似的事情講給別人聽大家都覺得我太勇敢,怎麼都不怕遇到壞人,還敢跟陌生外國人喝酒,我就不會拒絕人而且想說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應該還好吧…想想這其實不是勇敢,是牡羊座傻傻往前衝的憨膽…

後記︰最後一天搭火車要去機場,在月台上又跟另一個大叔聊起來,沒喝伏特加,那大叔又有怪腔就不太行了…但外國人實在很愛跟我聊天,西班牙搭訕記改天再來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 Yu 的頭像
T Yu

Being Alive

T 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