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以前,我家讀古典文學出身的媽就愛叫我讀古文觀止,但在有讀書壓力的當時,加上自己愛唱反調,越被強迫越不愛讀。大部分的時間似乎都在讀現代文學。或許,跟古典樂不朽一樣,經典終究是經典。最近開始看起詩詞來。從家裡廁所那幾本開始,可能讀一篇篇詩詞加上解析的時間也比較適合廁所吧......甚至,也讀起一些早該讀過的翻譯詩。大學時期雖然文學選修課都唸得還算不錯,但自己總是偏好小說戲劇類的作品,詩常常讀不出它的寓意。不過,最近隨意翻起外國詩選總是巧合地偏好俄國詩,以前舊有的資源還在,正好溫故知新。
        少年不識愁滋味
        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
        為賦新詞強說愁
        而今識盡愁滋味
        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
        卻道天涼好箇秋
 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辛棄˙醜奴兒



        忽然又翻到這闕詞,想到一些事情,瞬間感觸很深。其實很多時候,好像真的都是為賦新詞強說愁。真的發生很多事情的時候,真的忙得昏天暗地的時候,也不需要強說愁了,根本會連說都不想說了,或是說也不知從何說起了。於是,那些哀愁也就這樣過去了......



創作者介紹

Being Alive

T 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